鼎鼎华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7|回复: 0

梅德韦杰夫评前苏联大清洗:是令人发指的罪行

[复制链接]

1030

主题

1208

帖子

434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344
发表于 2019-1-17 10: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国家或者民族只有勇于面对既往的历史时,才有权利憧憬未来。没有对人权的尊崇,爱国主义只是抽象的妄谈。真正的爱国主义,必须有公民权,有宪政,还有一种归属感。

俄罗斯总统普京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以国产车作为新座驾,以替换德国产的奔驰S600。总理梅德韦杰夫在10月30日的政治镇压纪念日上,对前苏联领导人严厉批判,人权组织对总理的表态深为赞许。“梅普组合”要打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必须培养一种理性、健康、强韧的爱国主义。如别尔嘉耶夫所言,“倘若俄罗斯不能激发对自己的爱,那它就会丧失自己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的基础。”

2012年,“梅普组合”经受了俄罗斯人“抗议”的考验,普京在胜选那一刻流下了热泪。接连而来的抗议活动,打破了普京的神话,也在一定程度上匡正了俄罗斯未来发展的道路。强人普京除了依靠大秀肌肉、整军经武之外,还需要关注俄罗斯的灵魂。一种可以将俄罗斯民族团结起来的意识与信仰,这是核武器无法取代的。一个强大的国家,外行霸道,可能暂时会在激烈的丛林竞争中获得一席之地,但只有内行王道,才能长久地安身立世,保持住自己的地位。

无论普京还是梅德韦杰夫,在反导问题、北方四岛争端问题上,都表现得非常强势。为了维持俄罗斯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普京宣布耗费巨资重整军备。在历史上,俄罗斯就是依靠军事立足。无论彼得一世还是斯大林,都以实力赢得俄罗斯的地位,当然,他们也引起了欧洲的恐惧。数百年来,欧洲一直恐惧俄罗斯走向海洋,冷战则是欧洲与俄罗斯对抗的极点。如今的俄罗斯,国力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俄罗斯“爱国”的逻辑依然有效:既然无法赢得西方人的爱戴,那就让它们恐惧吧。

外交与军事政策的强硬,是区分“我”与“他”的重要手段,也是激发民族自豪感与自信心的发酵剂。然而,爱国主义更包含对本国文化、制度、人民的爱,就像别尔嘉耶夫说的那样:“谁不爱自己的人民,不亲近它的具体形象,谁也就不会爱人类,也不会亲近人类的具体形象。”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清洗”,一直是俄罗斯人难以回避的黑洞。

梅德韦杰夫认为,那是当时苏联领导人对人民发动的战争,是令人发指的罪行。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中,几十万人被“肉体消灭”。梅德韦杰夫坦言,对斯大林时代的多数领导人都没有好感。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政治镇压纪念日设立,以供人们缅怀过去的死难者。相比于普京,梅德韦杰夫对苏联的历史批判性更甚,一个国家或者民族只有勇于面对既往的历史的时候,它才有权利憧憬未来。梅德韦杰夫对“去斯大林化”的表态,既是对死难者的缅怀,也是对伪爱国主义毒素的清除。没有对人权的尊崇,爱国主义只是抽象的妄谈。

“大清洗”既是斯大林个人专制的恶果,也是俄罗斯官僚主义的毒瘤。官僚主义是俄罗斯民族体内非理性的黑色力量,这种恶劣、不透明的黑色力量,吞噬着理想的未来图景。梅德韦杰夫接受过比较系统的法学教育,担任总统时便强调法治国家,严惩贪腐。梅、普二人带头公布个人财产,推动俄罗斯的官员财产申报,不申报者将被革职。在透明国际的排名中,俄罗斯一直是贪腐的重灾区,尤其是在苏联解体之后,大量的财产被转移。政治权力可以在市场上“套现”,严重阻碍了俄罗斯经济社会的发展。官员财产申报是一条有效遏制腐败的国际经验,在梅、普二人的强力推动下,俄罗斯汇入了国际反腐败的潮流之中。而只有遏制贪腐,才能对抗俄罗斯的那股“黑色力量”,才能为公民权利的发展提供可能。也只有从官僚主义的重压之下解放出来,俄罗斯才可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爱国主义。

与官员财产申报相并行的是,普京要求俄罗斯的官员禁止拥有海外资产:俄罗斯官员及其伴侣和18岁以上子女,不能在海外拥有财产。贪官往往会将不法所得转移到海外,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寡头巨富们往往在海外“狡兔三窟”。虽然梅德韦杰夫认为,此项禁令很难落实,但至少表明一种姿态:普京的政府将会“管住”官老爷们。

今年4月,时任总理的普京下令所有政府部门以及国有企业,今后必须采购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生产的汽车,这不仅是遏制政府部门消费外国“豪车”,也是向国民表达“爱国”。

千百年来,俄罗斯的统治者一直用“恐惧”而不是“爱”来维系统治。官僚政治之下,人性缺失,奴性泛滥,俄罗斯统治者面临的国内危机远远多于国外的威胁。地跨欧亚的辽阔疆土,吞噬着统治者的雄心壮志,单单依靠恐惧无法在一个如此辽阔的国家维系有效统治。斯大林体制的失败,便是最新的例证。“梅普组合”不仅是两个政治强人的联手,也是俄罗斯政治转型的起点:从官权到民权。唯有如此,才能将俄罗斯民族的力量输导进入理性、光明的管道之中。爱国而非恐惧将成为俄罗斯走向大国的基石。

别尔嘉耶夫在一战的硝烟中,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他说道:“没有对俄罗斯原初的和自然的爱,就不可能有任何创造的历史道路。我们对俄罗斯的爱,和所有的爱一样,是自由自在的,它不是为质量和尊严而付出的爱,这种爱应该是创造俄罗斯的质量和尊严的源泉。”

真正的爱国主义,必须有公民权,有宪政,还有一种归属感。“梅普”正在“靠谱”的路上迈进。一个国家或者民族只有勇于面对既往的历史时,才有权利憧憬未来。没有对人权的尊崇,爱国主义只是抽象的妄谈。真正的爱国主义,必须有公民权,有宪政,还有一种归属感。

俄罗斯总统普京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以国产车作为新座驾,以替换德国产的奔驰S600。总理梅德韦杰夫在10月30日的政治镇压纪念日上,对前苏联领导人严厉批判,人权组织对总理的表态深为赞许。“梅普组合”要打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必须培养一种理性、健康、强韧的爱国主义。如别尔嘉耶夫所言,“倘若俄罗斯不能激发对自己的爱,那它就会丧失自己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的基础。”

2012年,“梅普组合”经受了俄罗斯人“抗议”的考验,普京在胜选那一刻流下了热泪。接连而来的抗议活动,打破了普京的神话,也在一定程度上匡正了俄罗斯未来发展的道路。强人普京除了依靠大秀肌肉、整军经武之外,还需要关注俄罗斯的灵魂。一种可以将俄罗斯民族团结起来的意识与信仰,这是核武器无法取代的。一个强大的国家,外行霸道,可能暂时会在激烈的丛林竞争中获得一席之地,但只有内行王道,才能长久地安身立世,保持住自己的地位。

无论普京还是梅德韦杰夫,在反导问题、北方四岛争端问题上,都表现得非常强势。为了维持俄罗斯作为世界大国的地位,普京宣布耗费巨资重整军备。在历史上,俄罗斯就是依靠军事立足。无论彼得一世还是斯大林,都以实力赢得俄罗斯的地位,当然,他们也引起了欧洲的恐惧。数百年来,欧洲一直恐惧俄罗斯走向海洋,冷战则是欧洲与俄罗斯对抗的极点。如今的俄罗斯,国力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俄罗斯“爱国”的逻辑依然有效:既然无法赢得西方人的爱戴,那就让它们恐惧吧。

外交与军事政策的强硬,是区分“我”与“他”的重要手段,也是激发民族自豪感与自信心的发酵剂。然而,爱国主义更包含对本国文化、制度、人民的爱,就像别尔嘉耶夫说的那样:“谁不爱自己的人民,不亲近它的具体形象,谁也就不会爱人类,也不会亲近人类的具体形象。”上个世纪30年代的“大清洗”,一直是俄罗斯人难以回避的黑洞。

梅德韦杰夫认为,那是当时苏联领导人对人民发动的战争,是令人发指的罪行。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中,几十万人被“肉体消灭”。梅德韦杰夫坦言,对斯大林时代的多数领导人都没有好感。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政治镇压纪念日设立,以供人们缅怀过去的死难者。相比于普京,梅德韦杰夫对苏联的历史批判性更甚,一个国家或者民族只有勇于面对既往的历史的时候,它才有权利憧憬未来。梅德韦杰夫对“去斯大林化”的表态,既是对死难者的缅怀,也是对伪爱国主义毒素的清除。没有对人权的尊崇,爱国主义只是抽象的妄谈。

“大清洗”既是斯大林个人专制的恶果,也是俄罗斯官僚主义的毒瘤。官僚主义是俄罗斯民族体内非理性的黑色力量,这种恶劣、不透明的黑色力量,吞噬着理想的未来图景。梅德韦杰夫接受过比较系统的法学教育,担任总统时便强调法治国家,严惩贪腐。梅、普二人带头公布个人财产,推动俄罗斯的官员财产申报,不申报者将被革职。在透明国际的排名中,俄罗斯一直是贪腐的重灾区,尤其是在苏联解体之后,大量的财产被转移。政治权力可以在市场上“套现”,严重阻碍了俄罗斯经济社会的发展。官员财产申报是一条有效遏制腐败的国际经验,在梅、普二人的强力推动下,俄罗斯汇入了国际反腐败的潮流之中。而只有遏制贪腐,才能对抗俄罗斯的那股“黑色力量”,才能为公民权利的发展提供可能。也只有从官僚主义的重压之下解放出来,俄罗斯才可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爱国主义。

与官员财产申报相并行的是,普京要求俄罗斯的官员禁止拥有海外资产:俄罗斯官员及其伴侣和18岁以上子女,不能在海外拥有财产。贪官往往会将不法所得转移到海外,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寡头巨富们往往在海外“狡兔三窟”。虽然梅德韦杰夫认为,此项禁令很难落实,但至少表明一种姿态:普京的政府将会“管住”官老爷们。

今年4月,时任总理的普京下令所有政府部门以及国有企业,今后必须采购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生产的汽车,这不仅是遏制政府部门消费外国“豪车”,也是向国民表达“爱国”。

千百年来,俄罗斯的统治者一直用“恐惧”而不是“爱”来维系统治。官僚政治之下,人性缺失,奴性泛滥,俄罗斯统治者面临的国内危机远远多于国外的威胁。地跨欧亚的辽阔疆土,吞噬着统治者的雄心壮志,单单依靠恐惧无法在一个如此辽阔的国家维系有效统治。斯大林体制的失败,便是最新的例证。“梅普组合”不仅是两个政治强人的联手,也是俄罗斯政治转型的起点:从官权到民权。唯有如此,才能将俄罗斯民族的力量输导进入理性、光明的管道之中。爱国而非恐惧将成为俄罗斯走向大国的基石。

别尔嘉耶夫在一战的硝烟中,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他说道:“没有对俄罗斯原初的和自然的爱,就不可能有任何创造的历史道路。我们对俄罗斯的爱,和所有的爱一样,是自由自在的,它不是为质量和尊严而付出的爱,这种爱应该是创造俄罗斯的质量和尊严的源泉。”

真正的爱国主义,必须有公民权,有宪政,还有一种归属感。“梅普”正在“靠谱”的路上迈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鼎鼎华文 |

GMT+8, 2019-4-24 18:37 , Processed in 1.125000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