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鼎华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6|回复: 0

欺者,贵道也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9-3-8 22: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后的这些日子里,文贵可从来没有歇过,这边是与各国政要答疑解惑,那边是和各路战友谈笑风生。可说到底,文贵的种种终究离不开吹与骗的老本行,无论是那子虚乌有的4700笔捐款还是那潜伏“两会”的高级战友,文贵始终坚持一骗到底。古有孙武书传“兵者,诡道也。”今有文贵身教“欺者,贵道也。”那今天,我们便好好讲讲这文贵的欺者之道。
其一,不能而示之能
眼见这月的新旧官司应接不暇,文贵新走马上任的律师三把火没烧起来,火却是烧到了文贵的眉毛上:PAX案开庭在即,文贵至今没有提交必须的材料,眼见着要被赶出18楼豪宅;与夏业良教授的庭辩中更是自乱阵脚,约定的质证会时间竟然与“二郭案”撞了日程,业余至极的操作让人失望。难怪大家说二郭案、夏业良案和西诺案将成为压死文贵的最后三根稻草了。火烧眉毛的官司还不够尽兴,偏偏还要自己引火烧身。在前几日的直播中,文贵刚刚炫耀一张十亿欧元的支票,希望以此证明自己的“法治基金”正蒸蒸日上,当然,更是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仍有大把权贵在撑腰。可谁曾想这张支票上的墨迹怕都还未干透就被人一把爆出不过是一张假汇票。至此,文贵只得辩解称这汇票乃钓鱼之用,以此为饵想要钓出那些藏在水下的盗民贼,可民贼不见,唯见文贵一个人对着镜头尬笑着打圆场,孰是民贼或许已见分晓。而在这尬笑的背后,这凭空捏造,以赝饰非的手段,便是文贵的首策。
其二,近者而示之远
在这些日子里,文贵与自己的蚂蚁们的联系似乎正在渐渐地淡薄,许多原本坚定的“挺郭”蚂蚁们正与郭文贵停止互动,原本热火朝天的聊天室也突然有了些许冷清。我相信此刻的文贵看着这一群稀稀落落的手下一定会很怀念年前那支庞大的蚂蚁帮,可文贵自己种下的苦果终归是要文贵自己咽下。文贵曾经拥有一大群“挺郭”干将,无论是郭宝胜还是当年的陈军,哪一个不是为文贵的“爆料革命”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可最终的结局或是被郭驱逐,或是被其他蚂蚁咬伤,亦或是自断其臂远离文贵,又有哪一个不是落得寂寞离场的结局。究其原因,文贵始终把他的手下们当做棋子一般摆弄,既要他们冲锋陷阵又决不允许他们抢走自己的风头,一切都得听从郭先生的指示来,稍有不服便指挥其他的蚂蚁们群起而攻之,根本不顾惜昔日所谓的战友情面。如此文贵,又如何能让本就是为了金钱与利益而攀附的小蚂蚁们信服呢,只能把自己的“民心”越发地流失,终是不可逆转地失去了蚂蚁们的支持。使与之亲者远,此乃文贵之二策。
其三,不用而示之用
说到民运,文贵肯定是又爱又恨。曾经与之一道“战斗”称兄道弟,最后却分道扬镳,甚至互相攻击。其实,说到底,无论是当年的郭宝胜反水还是如今的相林开撕,在撕下了虚伪的面具之后,所剩下的只有了对金钱赤裸裸地渴望。这些曾经口口声声称文贵没有给过一分一毫的民运们与文贵最终走向翻脸虽有所谓的意见不合,但更多的是在文贵身上无利可图,而文贵与民运这般决裂其实也一样,文贵口口声声说的自己是为了国家民族,为了法治建设,可谁又见过躲在千里之外的异乡为祖国建设法治的呢?说白了,文贵与那些民运一般,都不过“金钱”二字罢了。天下之人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似也无可厚非。文贵,将本可以为自己所用的助力,借着自己的不懈努力硬生生地变成了自己的阻力,逼出了个“东京爆料中心”来,不用而示之用,这便是文贵的第三策。
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兵者,诡道也。”为孙武所用便是无往而不利也,为文贵所用却是处处碰壁,各地吃瘪,文贵怕还是要多多学习学习,不可把老祖宗的东西忘了。不过,依目前情景来看,文贵的这场“兵法”身教,怕是无多久便要落幕。像文贵这样的欺者,一旦无法自圆其说,也必将迎来自己的覆灭。欺者,贵道也,自取灭亡之道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鼎鼎华文 |

GMT+8, 2019-3-24 00:21 , Processed in 1.109375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