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鼎华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鼎鼎华文 首页 焦点 舆情 查看内容

中国正结束麻烦 找麻烦者正深陷麻烦

2020-3-20 16:11| 发布者: 铁肩扛道义| 查看: 17| 评论: 2|原作者: 苏联欧巴

摘要: 经历了两个月举全国之力与新冠肺炎搏斗的中国,累计治愈出院人数已超过累计确诊病例的80%,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在不断探底,将很快稳定进入个位数,根据中国医学专家的乐观估计,本月底新增病例有可能归零。毋庸置疑, ...
经历了两个月举全国之力与新冠肺炎搏斗的中国,累计治愈出院人数已超过累计确诊病例的80%,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在不断探底,将很快稳定进入个位数,根据中国医学专家的乐观估计,本月底新增病例有可能归零。毋庸置疑,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都认为中国的战役取得了阶段性重要成果,疫情得到了明显的控制,全国的病例库存清零正向收官之战迈进。中国政府和人民都自豪于这种国家软实力的淋漓发挥,得益于中国集体主义的传统思想和文化,对于中国这个制度孰优孰劣,许多发达国家几年前就开始了深入研究。

由于意识形态的差异,西方媒体并不会加入颂扬中国的行列,但都无法不正视中国的战役成果。澳大利亚媒体甚至还惊恐地发现,中国共产党正在给自己和西方世界上课。

相比之下,除中国外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超过7.5万例,其中美国超过3000例。但是美国的数据被国际社会认为是人为地压低,测试数量远远跟不上实际感染的人数和需要测试的人群需求,根据中国呼吸系统传染病首席专家钟南山院士的判断,美国的新冠肺炎致死率达到3%。这个数字要比武汉以外的中国省份要高,证明可能很多病人未被发现。

在美国的疫情火烧眉毛之际,本应该集中精力采取有力措施遏制疫情蔓延势头,但它的政客反而急于诿过,怪罪中国和欧洲。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批评一些国家不作为,他在3月11日的发布会上说,我们以前从未见过冠状病毒引发的大流行,对于许多正在应对大规模聚集性感染或社区传播的国家来说,挑战不在于它们能否做到这一点,而在于它们有多大意愿去这样做。过去两周内,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增长了13倍。

美国总统特朗普接着发表全国电视讲话,一开始就强调新冠病毒是一个“外国病毒”,起源于中国并蔓延到全世界,他还两次自夸他领导的政府很早就对中国实行了旅行限制,同时还批评欧盟没有及时限制与中国之间的旅行,把病毒“散播”到美国。很多美国政客也与特朗普同一腔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没有使用世卫组织的病毒名称COVID-19,而是将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更是指责中国掩盖疫情。以总统为首的美国政客群在这场危机的一开始就淡化美国的疫情,而把关注点放在特朗普连任的竞选、两党选举的互相攻讦、股市的波动和油价的升跌等。在疫情激增到无法掩盖之时,又急于转移矛盾,祸水东引,把中国当作“替罪羊”,引导美国民众怪罪甚至仇恨中国,力图减轻自己的施政责任。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美国资本市场在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的第二天便对美国领导层的推责和无能作出了“熔断日”反应,道琼斯指数跌去2352点,创下1987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市场恐慌情绪在多重影响下加剧,恐慌指数VIX暴涨超过40%,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高。

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百亿美元做空美股,在看空欧美股市的同时,却非常看好中国市场,认为中国的崛起代表着资本市场增长的未来,不能错失中国良机。去年底,桥水基金持续加仓做多中国市场,对中国概念股投资热情不减。

美国有没有隐瞒新冠病毒的疫情?这是世人不止一次提出的质疑。美国总统也承认,去年美国有2900万人患上流感,死亡2万多人。那么,流感死亡的人中间,是否有因为新冠肺炎死的呢?答案来了。

在美国国会众议院3月11日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承认,目前美国确实有原本被诊断为患流感,实际却是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情况。

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美国掩盖和放任新冠病毒扩散的实际例子。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华盛顿大学传染病学助理教授、美籍华人海伦女士(Helen Y. Chu)在疫情爆发的最初阶段,就注意到自己所在州华盛顿州港口城市西雅图的一个本地发生新冠肺炎的案例,她和她的团队一直想在他们的实验室做新冠病毒的检测,但是相关部门的所有官员都拒绝了她的申请。她倍感挫败:“我们就像是坐等一场大规模流行病到来一样。我们有能力提供帮助,但我们却什么也不能做。”

疾控中心有一套检测门槛,那位来自西雅图的“一号确诊病例”虽然去过武汉,但一开始因为没能满足疾控中心严格的检测标准而被拒之门外。后来华盛顿州卫生系统官员与疾控中心沟通后才进行检测,结果证实为新冠病毒阳性。美国第一例“感染路径不明”的全国第15号病例也曾因为最初达不到疾控中心的排查门槛,而在等待数日之后才获准检测,又等了3天,检测结果是确诊。

在疾控中心的检测门槛下,启动针对全国公民的快速病毒测试变得相当困难。一名病毒专家认为,这个门槛使整个国家损失了一个多月的宝贵时间。这正是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对某些国家所批评的“挑战在于不是能否做,而是愿不愿意做”。

海伦女士的团队早已等不及,他们在2月25日冒险决定在没有获得政府批准的情况下开始检测新冠病毒,但是华盛顿州监管机构紧急要求她的实验室完全停止检测。由于检测工作严重不到位,这种尚未被发现的危机已经导致感染人数呈现指数级增长。海伦女士进行的检测结果证实了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当地一名近期内没有出行经历的青少年被检测为阳性。这表明,新冠病毒已经在美国的土地上扎根了。新冠病毒很有可能已经在社区内悄无声息地传播了大约六周,数百人可能已被感染。事实上,在短短数周时间里,病毒已经导致西雅图地区20多人死亡,西雅图成为美国新冠肺炎最严重的城市。

直到2月底,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才允许某些实验室在资质审核通过前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3月3日,美国政府才宣布将新冠病毒检测纳入医保。这项政策比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人的医疗补贴政策迟了一个多月。

迄今为止,对于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工作,美国还未能全民展开,许多急需检测的病人得不到及时的检测,而这些人又被作为流感医治。纽约一位32岁的华人医务助理知道自己是新冠肺炎但正在接受流感治疗,他要求的药物等了一周也没送到。这些未能检测的新冠病毒患者的传染性比流感强十倍,特别是数量无可预测的暴露在公众中的无症状或轻症状的病人到处在散播病毒。高昂的测试费用阻碍了大约20%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而政府紧急拨款资助病毒检测的公布已经太迟。

试剂盒的缺乏也是目前美国的一道难题。新冠病毒测试只能够针对症状严重的人,或是曾与感染者有过接触的人。因为出现了三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NBA球员,整个NBA已经宣布停赛。有不少球队老板建议在停赛期间为联盟所有球员做新冠病毒检测,但得到的回答是检测所用的试剂盒不够,NBA为所有球员做检测是不可能的,有钱人、名人也不行,至少现在是没法实现的。美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表示:“美国的医疗系统无法满足我们现在的需求,这是个巨大的失败,我们必须承认。”

市面上流传着很多指责和疑惑,其中一个是美国政府不想生产足够量的试剂盒,因为如果广泛检测一旦开展,就会猛然增加确诊的人数,势必使当局非常难堪,特朗普的竞选对手们就会大做文章,民主党就有可能再次弹劾总统,支持特朗普连任的选民就会大量流失,云云。

如果这不是真的,那又如何解释美国作为一个医药医疗强国,连试剂盒的普及都不如疫情严重的意大利和伊朗?美国负责处理新冠病毒危机的副总统彭斯在3月5日证实,没有足够的检测试剂来满足要求。此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哈恩承诺在3月8日前会提供100万个检测试剂盒。但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尔却说,“可能仅有47.5万美国人能在3月8日之前接受病毒检测”。CNN指出,美国政府没有做好应对试剂盒激增的准备。

而无论检测试剂是否短缺,据美国《赫芬顿邮报》披露,截至3月10日上午,美国仅有6563人做了新冠病毒检测。3月12日,美国国会最年轻的议员科特兹(Cortez)告诉福克斯电视台,普通的美国人很难进行新冠病毒的检测,但是,似乎你越有钱,越有权势,就越能检测。如果你不是富人,你获得医疗保健就非常困难。
试剂盒的不足使无数的美国病患者沮丧,但也出现了像美国总统特朗普那样拒绝病毒检测的人。特朗普曾经在多个场合与确诊病人在一起,例如3月12日被检测出新冠病毒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新闻秘书瓦金加藤。而就在几天前,瓦金加藤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曾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近距离接触。此外,较早前在马里兰州的一个大会上,有两名与会人士确诊新冠肺炎。

特朗普的政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敦促特朗普做病毒检测,但特朗普拒绝了。作为国家元首,拒绝用病毒检测来排除身体受到感染是不寻常的,甚至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他可能将政府的管治团队置于公共卫生的险境。从另一角度看,特朗普的拒绝检测也是一种疫情隐瞒。最后迫于压力,特朗普接受了病毒检测,幸好证明是阴性。

据《今日美国》3月12日报道,此前有多家美国媒体援引一位美国国会医生的发言表示,预测美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将会感染新冠病毒。有媒体询问彭斯是否同意这位医生的评估时,彭斯表示,美国还将出现“数千”例新冠肺炎病例,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细节。

自2月底以来,美国境内的新冠肺炎疫情发展速度一天天加快,生活在美国的一名华人越来越看不懂美国政府应对这场疫情的做法。

他说,自从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就经常听到美国朋友发表带有偏见的言论,比如中国控制言论、掩盖事实等。然而在疫情发展过程中,中国控制新冠肺炎取得的重大进展,公开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死亡病例信息,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在中国民众看来,一旦发现确诊病例,追踪其行程及接触人群并公开信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当新冠肺炎在美国大有星火燎原之势的今天,想准确得到这些信息却并不容易。

3月2日,美国疾控中心停止实时更新新冠肺炎数据时,美国的网民就炸开了,尽管政府给出的理由是各地统计的结果并不准确,所以不用采取实时更新的方式报告疫情,但仍有很多美国民众认为联邦政府在掩盖真相。

难以想象,像美国这样资讯科技发达的国家,疾控中心的大数据收集竟然如此滞后和脱节,疫情报告的系统升级至今还没有完成,不免使人怀疑究竟是技术管理落后还是另有不可告人的隐情。

美国官方一直宣传普通人不需要戴口罩,美国人也确实普遍没戴口罩,但是大家真的不需要戴口罩吗?那么把口罩抢到天价,背后又是什么动力?事实上,美国的口罩缺口是99%,生产线绝大部分都在美国之外,既然供应不上,为何鼓励人们戴口罩。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表示,如果新冠肺炎在美国大流行,一年总需要量为35亿只N95口罩,以美国国内每个月3500万只口罩的产能,医护人员只能有1%得到供应,哪里还有多余的在市面上出售?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说了句实话:“生产出来的口罩当然要优先供应医护人员而不是社区。”

要知道,没有戴口罩的人在公众场所被感染的机率比勤洗手的人大得多,病毒通过飞沫、接触甚至气溶胶传播的时候,一旦接触人体的粘膜组织,就会立马侵入人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苏联欧巴 2020-3-20 15:33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疫情,美国也失去了此前的“淡定”。特朗普在电视讲话中宣布,美国将于当地时间13日起暂停除英国外所有欧洲国家前往美国的旅行,还表示他将为受到疫情影响的家庭和企业提供经济援助等。但特朗普依然没忘再度表达自己的淡定:“病毒没机会攻击我们,没有哪个国家比我们更有准备,更有韧性。”

终于,习惯说中国坏话的他,在3月13日下午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时候,向记者积极评价了中国抗疫工作,表示中国分享给美国的数据等信息很有帮助,并认为中国虽经历了艰难的时刻,但对疫情的控制效果显著。

一名身兼第三方实验室主任的深度调查记者Nafeez Ahmed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美国和英国是如何将新冠病毒的死亡最大化的》。他在文中说,如果不切实执行社区隔离措施和隔断传染源,按最高的病死率和最坏的情况分析,英国的新冠肺炎致死率高达一百五十五万人,而美国可达七百六十万人。他认为目前美国和英国的对应行动正在导致向更高的致死率发展的趋势,而不是减缓感染的扩散。美国总统特朗普要为这场极为严峻的公共卫生危机负上责任。特朗普只是关心股市的走向,他禁止欧洲的航班进入美国已经太迟,而且他没有解决美国境内的病毒传播问题。

他说,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应对医疗设施不足和新冠病毒大流行束手无策,采取的措施都是尽量迟滞病毒扩散的速度,减少对不堪应付的医疗服务体系的压力,而不是举全国之力,从源头消除病毒危害。一名英国议员甚至提出,既然医疗设施不足,那就让70-80%的英国受到感染而获得抗体。

很明显,由于医疗设施不足以对抗疫情的爆发,欧美政府目前采取的措施就是让轻症者留在家中隔离治疗乃至无药自愈,让医疗资源更多照顾重症者。但是并不能防止带病毒者在未经检测确诊的情况下肆意走动传染给别人。中国采取的“应收尽收”和“应治尽治”措施就是对有可能感染者进行核酸检测,决定收治与否。这样才能有效阻断感染源。

中国联防联控措施的有效性是基于体制的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中国社会治理体制的一个特点,联防联控机制与社区网格化管理,各级政府高效统一行动,互相支援,再配合物流供应体系和大规模战场模式的医护支援力量,例如10-15天内建成两个大型专科医院,使全国的医疗系统集中在疫情严重的地区发挥作用,国民的配合,集体主义的作用,专业人员的献身精神,都是中国抗疫成功的基本因素,这也是世界上很少国家能够效仿的。

德国著名的病毒学家、柏林夏里特病毒研究所所长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教授是2003年SARS病毒的联合发现者之一,他认为德国的社会制度与中国不同,不可能采取与中国相同的措施,但中国采取的抗疫措施非常有针对性,人们应当而且必须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巨大付出和集体精神。

事实上,当欧洲的疫情日趋严重的时候,美国对欧洲采取了断航的决定,而中国却充当“逆行者”,180万个口罩和10万个病毒检测试剂盒向意大利、西班牙等疫情严重的欧洲国家火速空运,并向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送去了医疗专家。西班牙的网友对两国做了一番比较,“特朗普对我们像对害虫一样,而中国却给了我们帮助。以前我们都搞错了文明的意义。”

美国政客对付疫情无方之际,转移民众对中国的不满,其实也是一种损人利己,有悖道德的表现。中国科学家指出,武汉发现的新冠病毒,来源不一定是中国,也有可能是国外带入,目前仍有待科学定论。世卫组织2月28日在日内瓦的发布会表示,新冠病毒源头尚不确定,应避免涉及地域的污名化语言。新冠病毒是全球现象,在全世界都存在,不要去责怪其地理来源,应关注如何应对及遏制病毒。

美国政客对中国抗疫中的贡献视而不见,对中国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和美国提交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第一时间制出病毒检测试剂盒,第一时间采取封城措施,防止了病毒向国际蔓延的这些负责任的表现只字不提,而是首先对中国实行航班限制和旅游限制,对中国的援助只停留在口头,给世界做了坏的榜样。

当美国面临疫情爆发之际,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3月3日致电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赞赏中国军队为防控疫情所作的努力,并表示愿密切美中两军对话磋商,加强包括防疫抗疫方面的交流合作。话音刚落的一周后,美国海军“麦克坎贝尔”号导弹驱逐舰就进入中国西沙领海进行‘自由航行’,遭到中国海军海空兵力的跟踪监视、查证识别和警告驱离。

美国在中国全力抗疫期间,针对中国的找麻烦动作连续不断。1月2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1月30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说,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有助于美国创造就业机会;2月15日,美国国务卿、国防部长和众议院长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对中国华为公司的5G产品和技术进行猛烈攻击;2月16日,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在接受采访时称,新冠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的某个实验室;2月18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将中国5家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交使团”,要它们向美国国务院登记在美国的雇员和财产;2月28日,美国参议员里克•斯科特发表演讲时,利用新冠肺炎疫情煽动“美中脱钩论”;3月2日,美国政府宣布中国官方媒体驻美人员削减近一半。

中国人用“咎由自取”这个成语来形容找麻烦者自陷麻烦。如今,中国的抗疫即将赢得胜利,而美国正陷入疫情扩散的爆发期。两国对防控疫情的处理手法截然不同,彰显了全球最大的两个国家软实力之间的较量。美国越是找中国的麻烦,越容易使自己陷入泥潭。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官员保罗•海恩勒警告说:“特朗普团队正在失去与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建立信任的绝好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情感和惩罚政策将反噬我们。”(大陆自媒体作者:郑彦君)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鼎鼎华文 |

GMT+8, 2020-4-7 20:53 , Processed in 1.093750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